廣州迷你小鏡子聯盟

低頭是一片天:天空之鏡

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
  • - -
樓主
  

每年12月,南美玻利維亞的雨季就開始了,幾場雨過后,烏尤尼鹽湖開始積水,無風的時候,將近1萬平方公里的湖面上沒有一絲波紋,像一面巨大的鏡子,形成絕對完美的反射,行走之上,仿佛漫步天際,抬頭是天,低頭是天。

在烏尤尼,你會感覺任何的影相記錄都不如目之所及,那種浩瀚無垠那種天地交融那種至純至美,無以言表。

烏尤尼鹽沼形成于安第斯山脈隆起的過程,大約在4萬年前,烏尤尼鹽沼所處的區域是一個巨湖,之后逐漸干涸,形成兩個大鹽沼:烏尤尼鹽沼與科伊帕薩鹽沼(來自百度)。

▲不是身臨其境,很難想象眼前此番景象

收拾行李時接到朋友的電話,說你千里迢迢跑到那么高的海拔就是為了照一照大鏡子?我笑她無趣,她笑我瘋狂,但無論如何,對天空之鏡早已心生向往,就沖它那么“與世隔絕”的美。

天空之鏡,大地之鏡

無論你看過多少天空之鏡的照片,都不會有一張是重復的

相對于到此一游的客人,世代居住在安第斯高原以采礦采鹽為生的原住民,眼前的美景日復一日,沒有驚艷,沒有浪漫,只有生活。

當地居民大多居住在離鹽湖不遠的科爾恰尼(Colchani)小鎮,小鎮十分簡陋,基本上是用鹽磚搭建的房子,外觀看上去有點像土坯房。鎮上大約幾十戶人家,多數是19世紀末,英國人修建鐵路時征集的勞工后代。據說1892年鐵路修建完成,但因為地理人文以及各種原因使當時的采礦工業發展緩慢,到了20世紀40年代完全敗落,鐵路也隨之廢棄,他們的祖先開始了鹽工的生活。


現在火車墓地成了游客必來的一個景點

采鹽并沒有季節之分,通常鹽工們會把鹽湖的鹽堆成堆曬,一段時間后再運回自己家里放在院子里曬,然后還要烤干。再通過機器把鹽粒加工成粉末,每7000公斤的鹽添加1公斤的碘,再包裝就可以出售了。

64歲的HUAN在10歲的時候隨父母到烏尤尼,后來他成為一名“靠鹽吃飯”的鹽工。HUAN家住在小鎮最主要的街上。街是土路,兩邊都是賣紀念品的攤位。穿過一個紀念品攤位,后面就是HUAN家的院子。


紀念品質量并不是太好,但都挺有特點,游客也多有購買

院子不太大,一側的房子里的靠墻的地方有一臺加工鹽的機器,地上是經過加工的鹽以及各種包裝袋。HUAN說現在鹽的生意不好做,通常他的鹽是有客戶專門來訂貨,每天最多能生產5000公斤,50公斤的鹽售價是2美金,也有一些游客會買。


HUAN的家里就是一個小的鹽加工廠,他現在靠賣旅游紀念品為生,偶爾也會做些鹽的生意,聊天時我看到他的墻上寫著,聊天拍照請付小費。

近幾年隨著天空之鏡的名氣越來越大,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前往,HUAN和其他人一樣開始做旅游的生意,夫人在家門口“練攤兒”,他則開車載客,開了5年的車,讓他賺到了不少錢。HUAN有7個孩子,他用開車賺到的錢供孩子讀書,現在5個孩子都已經大學畢業,還有兩個正在讀書,HUAN說,他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,不會再做鹽工。


游客乘坐的車基本都是豐田越野,當地人把排氣管加長并升到高處保證水中行駛安全。

現在,靠鹽吃飯的當地人越來越少了,小鎮家家戶戶都做起了和旅游相關的生意,這比他們做鹽的生意要賺的多。烏尤尼著名的鹽磚酒店就是當地人開發的旅游生意。

烏尤尼一共有三家鹽磚酒店,酒店的建筑材料都是用的鹽磚,包括酒店內的“沙發”、“床”、“餐桌椅”等,特色的經營理念,優越的地理位置,吸引游客優先選擇住在這里,在旺季,如果不提前預定很難有空房,這也讓老板們獲得不錯的收益。


當地人在鹽湖中切割整塊的鹽磚,然后晾干使用,現在除了鹽湖的酒店使用鹽磚做材料外,稍遠的烏尤尼市甚至拉巴斯也有商人開始使用鹽磚做建筑材料。

特色鹽磚酒店,住在這里三個晚上,似乎大堂經理、前臺、客房都是他一人兼職。

酒店大堂,很有特色不是嗎?

翻譯夏雨是北電畢業的玻利維亞姑娘,她告訴我們,烏尤尼鹽湖的鹽大約有11米深,鹽之下是110米的土,土的下面是水,還有大量的鋰。夏雨說,玻利維亞的礦產十分豐富,當年英國人修鐵路就是為了運輸開采的銀礦。在路上,夏雨隨手指給我們看了幾個國家的礦場。

在專業的網頁上查到,玻利維亞礦產資源極為豐富,有礦業共和國之稱,被譽為世界上礦產資源蘊藏最豐富的地區之一,有大型的鐵、錳、鉀、鋰、銅礦床。在玻利維亞北部和西部的河谷中,可以看到私營合作社和個體淘金者在河灘上選金,他們常常可以碰到50克或者更大的金塊。

有報道說玻利維亞政府對本國的礦業開發持謹慎的態度,他們擔心國外企業對他們的礦產過渡開發和掠奪,他們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有計劃的開采。


▲翻譯夏雨說,東方游客喜歡在1-3月來烏尤尼看有水的天空之鏡,西方游客喜歡7-8月來烏尤尼看干裂的鹽湖,我問為什么,她可愛的說不知道(三個字發聲都是一聲)。

在和HUAN聊天時我時不時地會贊美天空之鏡之美,而HUAN則不以為然地笑笑。我說,每天低下頭都能看到一大片天空,多么奇妙,他說,我看到那是鹽……是,在游客眼里那是奇妙的美景,令人窒息的美,足夠我們一生回味;在HUAN和他的家人眼里,那是鹽,下面有富礦,他們要在那里辛苦的討生活,那也是他們的天!


原本這次想看天空之鏡的銀河,可是運氣不好,但是傍晚的紅霞也足以讓我感到不虛此行。人不能太貪了,希望能有下次。

每年12月,南美玻利維亞的雨季就開始了,幾場雨過后,烏尤尼鹽湖開始積水,無風的時候,將近1萬平方公里的湖面上沒有一絲波紋,像一面巨大的鏡子,形成絕對完美的反射,行走之上,仿佛漫步天際,抬頭是天,低頭是天。

在烏尤尼,你會感覺任何的影相記錄都不如目之所及,那種浩瀚無垠那種天地交融那種至純至美,無以言表。

烏尤尼鹽沼形成于安第斯山脈隆起的過程,大約在4萬年前,烏尤尼鹽沼所處的區域是一個巨湖,之后逐漸干涸,形成兩個大鹽沼:烏尤尼鹽沼與科伊帕薩鹽沼(來自百度)。

▲不是身臨其境,很難想象眼前此番景象

收拾行李時接到朋友的電話,說你千里迢迢跑到那么高的海拔就是為了照一照大鏡子?我笑她無趣,她笑我瘋狂,但無論如何,對天空之鏡早已心生向往,就沖它那么“與世隔絕”的美。

天空之鏡,大地之鏡

無論你看過多少天空之鏡的照片,都不會有一張是重復的

相對于到此一游的客人,世代居住在安第斯高原以采礦采鹽為生的原住民,眼前的美景日復一日,沒有驚艷,沒有浪漫,只有生活。

當地居民大多居住在離鹽湖不遠的科爾恰尼(Colchani)小鎮,小鎮十分簡陋,基本上是用鹽磚搭建的房子,外觀看上去有點像土坯房。鎮上大約幾十戶人家,多數是19世紀末,英國人修建鐵路時征集的勞工后代。據說1892年鐵路修建完成,但因為地理人文以及各種原因使當時的采礦工業發展緩慢,到了20世紀40年代完全敗落,鐵路也隨之廢棄,他們的祖先開始了鹽工的生活。


現在火車墓地成了游客必來的一個景點

采鹽并沒有季節之分,通常鹽工們會把鹽湖的鹽堆成堆曬,一段時間后再運回自己家里放在院子里曬,然后還要烤干。再通過機器把鹽粒加工成粉末,每7000公斤的鹽添加1公斤的碘,再包裝就可以出售了。

64歲的HUAN在10歲的時候隨父母到烏尤尼,后來他成為一名“靠鹽吃飯”的鹽工。HUAN家住在小鎮最主要的街上。街是土路,兩邊都是賣紀念品的攤位。穿過一個紀念品攤位,后面就是HUAN家的院子。


紀念品質量并不是太好,但都挺有特點,游客也多有購買

院子不太大,一側的房子里的靠墻的地方有一臺加工鹽的機器,地上是經過加工的鹽以及各種包裝袋。HUAN說現在鹽的生意不好做,通常他的鹽是有客戶專門來訂貨,每天最多能生產5000公斤,50公斤的鹽售價是2美金,也有一些游客會買。


HUAN的家里就是一個小的鹽加工廠,他現在靠賣旅游紀念品為生,偶爾也會做些鹽的生意,聊天時我看到他的墻上寫著,聊天拍照請付小費。

近幾年隨著天空之鏡的名氣越來越大,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前往,HUAN和其他人一樣開始做旅游的生意,夫人在家門口“練攤兒”,他則開車載客,開了5年的車,讓他賺到了不少錢。HUAN有7個孩子,他用開車賺到的錢供孩子讀書,現在5個孩子都已經大學畢業,還有兩個正在讀書,HUAN說,他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,不會再做鹽工。


游客乘坐的車基本都是豐田越野,當地人把排氣管加長并升到高處保證水中行駛安全。

現在,靠鹽吃飯的當地人越來越少了,小鎮家家戶戶都做起了和旅游相關的生意,這比他們做鹽的生意要賺的多。烏尤尼著名的鹽磚酒店就是當地人開發的旅游生意。

烏尤尼一共有三家鹽磚酒店,酒店的建筑材料都是用的鹽磚,包括酒店內的“沙發”、“床”、“餐桌椅”等,特色的經營理念,優越的地理位置,吸引游客優先選擇住在這里,在旺季,如果不提前預定很難有空房,這也讓老板們獲得不錯的收益。


當地人在鹽湖中切割整塊的鹽磚,然后晾干使用,現在除了鹽湖的酒店使用鹽磚做材料外,稍遠的烏尤尼市甚至拉巴斯也有商人開始使用鹽磚做建筑材料。

特色鹽磚酒店,住在這里三個晚上,似乎大堂經理、前臺、客房都是他一人兼職。

酒店大堂,很有特色不是嗎?

翻譯夏雨是北電畢業的玻利維亞姑娘,她告訴我們,烏尤尼鹽湖的鹽大約有11米深,鹽之下是110米的土,土的下面是水,還有大量的鋰。夏雨說,玻利維亞的礦產十分豐富,當年英國人修鐵路就是為了運輸開采的銀礦。在路上,夏雨隨手指給我們看了幾個國家的礦場。

在專業的網頁上查到,玻利維亞礦產資源極為豐富,有礦業共和國之稱,被譽為世界上礦產資源蘊藏最豐富的地區之一,有大型的鐵、錳、鉀、鋰、銅礦床。在玻利維亞北部和西部的河谷中,可以看到私營合作社和個體淘金者在河灘上選金,他們常常可以碰到50克或者更大的金塊。

有報道說玻利維亞政府對本國的礦業開發持謹慎的態度,他們擔心國外企業對他們的礦產過渡開發和掠奪,他們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有計劃的開采。


▲翻譯夏雨說,東方游客喜歡在1-3月來烏尤尼看有水的天空之鏡,西方游客喜歡7-8月來烏尤尼看干裂的鹽湖,我問為什么,她可愛的說不知道(三個字發聲都是一聲)。

在和HUAN聊天時我時不時地會贊美天空之鏡之美,而HUAN則不以為然地笑笑。我說,每天低下頭都能看到一大片天空,多么奇妙,他說,我看到那是鹽……是,在游客眼里那是奇妙的美景,令人窒息的美,足夠我們一生回味;在HUAN和他的家人眼里,那是鹽,下面有富礦,他們要在那里辛苦的討生活,那也是他們的天!



大家都在看這些??

文章版權歸《三聯生活周刊》所有,歡迎轉發到朋友圈,轉載請聯系后臺

點擊以下封面圖

一鍵下單新刊「認識流感」

▼點擊閱讀原文,今日生活市集,發現更多好物。


舉報 | 1樓 回復

友情鏈接

体彩21选5中奖规则